老鼠吱吱

有趣的梦-双人游戏

【梦境记录】

某天,我和20多个我不太熟的人被聚在一起说做游戏。游戏管理员没说话,给每个人发了一张磁条卡,卡片上写了5个连续数字,没有任何的解释,就让大家自己散开了,怎么玩自己找。

大家就散开,在这个建筑的一楼找线索。很快,我和几个人就陆陆续续的发现一个房间,房间里有好多台旁边带着刷卡磁条的电脑,每个电脑上面有十个连续数字,我先找到包含我的五个连续数字的电脑【比如我的数字是16-20】,然后刷卡,电脑上16-20的数字就亮了。显然,我还需要找到卡上数字是10-15的那个人,然后一起解锁。

于是有人就开始出去找拥有另外五个数的人,我觉得这个房间很好找,打算在暗处躲起来等拥有另外5个数的人自己找过来。也免得暴露自己。

 好在没一会10-15的人就跑过来看到了电脑,她并没有多想就直接刷卡解锁了,解锁之后了一个掉下来好几张刮刮乐一样的词条纸。妹子就当场在那儿刮,我就假装就是路过,跑去抢她的纸,说要帮她刮,妹子看到以后就过来要把纸抢回去,但是我手快就先刮开了一张。

那张纸上写的“XXX【我的名字】会帮助你的”,我看到以后楞了一下,然后给她看,说,你看,它都说要我来帮你呢;之后把纸条都刮开,也没啥重要的信息,意思就是我们两是一组,然后可以去楼上进行下一关。

我原本以为我们应该是第一组完成组队上楼,因为我在一楼房间晃的时候没看到别的队组队成功。没想到上楼以后发现,已经有好几队已经先我们之上在在这里了,这里设定是速度最快的第一名是有奖品的。

 第二层的房间依旧有很多电脑,电脑的两边有两个刷卡口,所以必须要两个人才能解锁,我们两就刷卡开机,这一关我忘记是啥了,反正是我擅长的,然后妹子就在旁边看着,我一个人过关了,我们就赶紧往下一个房间跑。

第二关的题目是会给一个尸体,然后闭着眼睛摸尸体的脸,然后在电脑画面上的几个脸上选出你刚刚摸的是谁。尸体是已经打扮好的,身体里有架子所以是站着的,也是化好妆的,眼睛是睁着的,不说是尸体的话像个假人。我看到尸体很害怕,我说我不敢摸尸体。妹子却很爽快说,没关系,我不怕尸体,这关我来吧。然后妹子摸了尸体,然后选择了正确的答案,进入下一关。

之后房间里的电脑类型就越来越多,有看起来像街机一样的,前面还带手柄。有像液晶电视一样,就一个薄的屏幕。有的是和电脑一样,还带鼠标,大家可以自己选,不一样的机子会有不一样的题目,有的题目简单,过关就过的很快,选到耗时间的题目也只能怪命不好。

我们选了一个街机,前面有两份操作板,屏幕上出现一个图形,然后我们两个人的操作杆都能操控那个光标,要我们沿着那个图形画出一个一样的图形,重合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过关。我们稍微操作了一下发现很难,可能我要往前,她要往右,然后光标就一直在图上抖,没法安装我们想要的地方去。于是我们想,为啥一定要一个人操作一个呢,电脑又不知道,于是一个人操作两个,一次性秒过。

下一个房间的游戏我们选了一个液晶电视,于是电视就开始放视频,我们就必须要坐那看完,无法快进,视频还不是一个完整的视频,都是放一段就挑到另一个,然后放一会又跳到别的,看完全部视频约5-7分钟左右。

由于视频很无聊,所以我们也没在认真看,然后视频放完以后跳出了个问题,刚刚视频里面到底有多少个片段。然后我们就开始拼命回忆,我只是大概看了看也没认真看,于是估摸着,至少有5个片段。于是我们就选了5试试。

可惜答案错了。

错了以后你有两个选项。

 一个是重新再看一遍,但是重看要再花5-7分钟。

一个是重新作答,但是重新作答首先要先花时间重新登录,然后观看一个1分多钟的广告。

这也就是意味着如果多猜几次猜不对,还不如重看一遍节约时间。虽然重看一遍虽然肯定对,但是万一下一次我就猜对了呢?于是我们就陷入了纠结。

后来我们估计,刚刚感觉片段换的不是很多,预计就是5-7个,反正5个以上,我们就从5以上顺着开始猜,肯定比看视频快。 于是我们就开始顺着猜,果然很快就猜对了。

下一个游戏选的又是街机,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9层的碟子,就是那种下午茶的放蛋糕的三层碟子,这里面出现的是9层的,像圣诞树一样,然后碟子里面都放满了东西,松果啊什么的。

街机前面的手握的前后左右的操作杆可以控制这个9层塔【九层妖塔】的倾斜角度,让这个盘子塔前后左右的晃,然后把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晃出来算赢。但是呢,就算把操作杆推到底,这个倾斜角度也不会让塔里的东西全部掉出来,所以就要开始在这个倾斜角度内开始用惯性甩,比如快速改变方向啊,绕着圈圈利用离心啊这样把果子晃出来。

到现在为止,所有的视角都是我第一视角。

但是在我看视频还是玩甩塔的时候,有突然变成上帝视角看到一段内容。

那是第二关的场景。

在大家玩第二关的时候,有些人为了拖慢后面来的人的速度,就把尸体开始乱放。 有的把尸体倒塞在楼梯里,吓后面上来的人。有的调皮,把尸体放到户外露台上了。

由于大家第二关已经都过了,所以有人开始收拾这里。

有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开始把乱放的尸体收回来。

那个男的看到露台上有个尸体就走过去,然后自言自语:现在的孩子们啊,怎么把尸体放到这里来了。【你还记得我和你说,尸体里都是有架子的,所以可以站着】然后他就搭在尸体的肩上:走吧,我把你放回去。【这里尸体和塑料假人一样,感觉是很轻的,一个手就能抬起来抱走】然后他就把尸体往回抱,然后就看到,原本面无表情的尸体上露出了笑容。

然后镜头就闪回来了,我依旧什么都不知道的,该玩什么游戏继续在玩。。。。


【然后就被喊起床了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有趣的梦-毒气

某日无聊,于是晚自习拖着小伙伴在学校里闲逛,无意中走进一个地下室,然后发现了一个箱子,里面装的是当年日军之类的留下的毒气罐。

有重大发现的我就嘚瑟的开始找校长邀功,喊了校长啦,教导主任之类的来看,然后想让他们让我不上晚自习。校领导众人来到一个空的教室来看我拿来的箱子,结果在我的小伙伴把箱子放下的时候有些歪或者有些震动,然后就看见从箱子里开始发红发热,感觉马上就要爆炸了。

我赶紧拉着小伙伴往外面跑,在刚跑出教室没多远的地方箱子就爆炸了,在教室里没出来的校领导众就炸死在里面。我们虽然跑了,但是也沾染了很多毒气。

这个毒气的设定是只要沾染皮肤或被吸入体内都会被感染,所以我们赶紧跑到浴室,打算先把身上沾染的洗掉。

当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,毒气已经通过爆炸蔓延到这个学校了。





有趣的梦-影子

【记录脑洞】

某日,我与几个朋友出去旅游,我与Q先到了某个比较偏僻的小城市,另一个朋友要晚一天来。于是我们打算先在这凑合一个晚上明天三人汇合以后再出发。

可是这个地方地处偏僻,一时半会竟然没有找到旅馆,正好用手机在网上看到一个可以包夜包到第二天7、8点的KTV,便打算可以在KTV的沙发睡一晚上算了,反正明天一早就出发。

我们来到KTV正开始把沙发板凳拼一拼睡觉,这时手机发来了一个确定入住的信息,但是上面写着请于2-3点退包厢。于是跑到前台去理论“之前明明说好可以呆到8点的”前台小姐表示,她们建议我们在2-3点退房,最迟建议不要超过4-5点。

我有些急了:“你就说到底可不可以8点退吧。”

前台小姐:“可以是可以啦,但......”

”可以就行了。”我打断了前台小姐,想赶紧回去睡觉了。

第二天早上,我们7、8点就退了包厢,打算找个地方去吃早饭。没想到出来以后发现路上的店铺这个时候都还没开门营业,转了一圈竟然没有买早饭的。我看到不远处有个像购物中心的大楼,琢磨着哪里肯定有吃的,于是和Q就朝着大楼的方向走过去。

虽然可以看到大楼,但是要穿过一大片的小巷子,路并不好走。正好路过一个别墅小区,小区里的房子感觉只有一小部分是住人的,大部分都是装修好但空着的。由于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人,所以打算在这里找人问问路。我在小区大喊了一声:“请问有人在么!”正好旁边的一个房子的二楼有人拉开窗帘,他看到我也没说话,就挥手让我赶紧走。

问路无果的我们只好继续朝着大楼的方向走去,又走了一段时间看到了一个老小区,也是有一部分的屋子住着人一部分的屋子空着。我又跑到楼下大喊,看看有没有人。大概4-5楼有个老妇人探出头回应我:“你们在外面荡什么啊!”

“请问,怎么去那个大楼啊?“

“你们要去那个大楼做什么?“

“我们打算去找点吃的。”

那老妇人犹豫了一下说:“你们别再外面乱跑了,来我家吃饭吧。”

由于一早上都没有吃饭又走了好久的路实在太饿了,想了想就同意了。我们走进老妇人的家,她家里所有的窗户都用窗帘遮了起来,也没有开灯,窗帘的避光并没有很好,外面的光线还是能隐隐约约的投进了,房间里显得很昏暗。

老妇人端出了一桌的菜,我俩边吃饭老妇人边和我们聊天。

老妇人看着我们:“你们两个胆子真大,看是阴天就赶到处乱跑么。”

我很奇怪:“怎么了吗?和阴天有什么关系?”

老妇人恍然:“哦,你们不说本地人啊!怪不得,在我们这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每个街道,每个小区都有人在巡逻,如果看到有人的影子就要把那人抓起来。甚至你在家中,如果他们路过窗户看到你们的影子都会闯进来把人带走。一开始大家都没有防备,所以很多家都被抓走了。现在大家都是晚上才会出来活动,天亮之前回家,就算的阴天也不敢随意出门,万一在外面走一半放晴了,可就躲都没处躲了。“

我突然想起来,怪不得KTV前台的妹子一直建议我最迟在4-5点左右退包厢,原来是想让我在天黑之前回去:”那,被抓去的人会被怎么样呢?“我好奇。

老妇人说:”那些人说,要把他们的影子去掉就能放回来了。“

我更好奇了:”影子又不是头发,说去掉还能去掉么?“

老妇人说:”可以啊,人死了以后,他的灵魂不就没有影子了~“


【END】




有趣的梦-灵魂互换的医院

【记录脑洞】

有些人没有毅力减肥节食运动,有些人害怕吃苦口的药物,有些人无法坚持辛苦的康后复建,有些人不想承受手术的痛苦。所以一种新的医院应运而生。

在这个医院中,会根据每个病人的情况分配一个合适的医护人员,然后病人和医护人员互换灵魂。这样医护人员就可以代替病人进行治疗,而病人就可以用医护人员那健康的身体继续吃喝玩乐;直到疗程结束,两人再把灵魂换回来,直接还给病人已经治疗好的身体。

这次来的病人是一个嫁给了一个有钱老头的富家太太,天天花天酒地,张扬跋扈,眼高于顶。她有个继子,两人互看不爽,水火不容。富太太因为老公的关系在一家公司当个领导,手下的人却也个个看不上她,不愿老老实实为她做事。

她由于天天酒池肉林身体有些肥胖和亚健康,其实只要正常饮食调整作息就可以的,但是她并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习惯,于是来到医院。

她被分配到的是一个人很好的医护妹子,妹子接管了富太太的身体,富太太用妹子的身体继续去夜店酒吧彻夜不眠。由于这是一个长期治疗,所以每个疗程结束两人要换回来休整一会后再继续下一个疗程。

妹子接管了富太太的身体后代替了富太太进行正常的生活,妹子对身边的人都很友善,对继子也很好,对下属也很好,原本对富太太很有敌意的继子态度也开始慢慢软化。一个疗程结束后,富太太回来,看到继子主动给她到了杯水,她很震惊,没想到一直都懒得理他的继子竟然会主动示好,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,富太太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,最后破天荒的说了句谢谢。看到同事下属对她会主动问好,她也很受感动。在接下来的几个疗程中,妹子的友好感染着他人,而他人的善意也感动着富太太。所以当所有治疗结束的时候,富太太从一个对人大呼小喝的人变成一个与人为善的人了~~